第109章 楚齐光降妖(1 / 1)

加入书签

这天黄昏,楚齐光检查完了一番工匠们的研发进度,好好敦促了12名工匠一番。毕竟这次的生意至关重要,他每隔几天都要来看一看,一方面是狠抓进度,一方面是和工匠们交流灵感。

这种充实的生活似乎让楚齐光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青葱岁月,想起了自己以前和一帮员工天天996享受福报的日子。

抓完了项目进度他便出了城,此刻正和乔智走向青阳县的红岩乡。

看着黄昏色杨广照耀下的崎岖道路,听着远处山头传来各种似狼似枭的奇怪叫声,还有乔智和他说着妖怪的情况,才又让他再次意识到……现在身处的这是一个妖魔世界。

“红岩乡有个南涧村,以前是酿酒的,后来遭了一场大火便渐渐破败了。前些年听说摊派过重,村子里大部分年轻男人、女人都逃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

“这些是真正的苦哈哈,逼也逼不出几个钱来,官府干脆就当他们不存在,连赋税也懒得去收了。”

楚齐光知道青阳县有些太过破败的村子如果收不上赋税便会一直欠着。

每过些年朝廷总要赦免这些欠税,毕竟那是真的穷到收不上来,赦免了还能彰显下朝廷的仁政。

而此刻楚齐光赶往红岩乡,便是为了降妖。

自从楚齐光成为了青阳县最大妖怪团伙的头目,为了不吸引到天师教、镇魔司的注意,他会有意地引导手下妖怪们不要惹事。

但这次召集全县妖怪的时候,却并非每个妖怪都会听他的。他只能亲自出手把一些闹事的妖怪直接按下去,免得引起镇魔司、天师教的主意。

楚齐光心中暗道:‘这些妖怪真是让人不省心。’

乔智继续说道:“最近几个月来,据说南涧村出现了一个妖怪,经常来村中大闹,村民们被骚扰的烦不胜烦,却又不敢招来道观,害怕道士们盘剥更甚。何况这事儿也没闹出人命,村民们渐渐也就习惯,由得这妖怪去闹了。”

“昨天白米去南涧村的时候,本来想叫上这妖怪去王家庄。”

“那妖怪不愿意,白米就和他吵了起来,结果被偷袭后打了一顿。”

“白米走之前还听说这村里出了人命,怕不是妖怪害的。”

“现在就怕道士出动抓住这妖怪,这妖怪已经知道了我们最近召集妖怪的事情,万一让道士审问出来就麻烦了。”

听完乔智的报告,楚齐光点头说道:“行了,那我们在道长们来之前就把这事情搞定,道观里的师傅还要忙着功德库的准备工作,就别麻烦他们了。”

楚齐光和乔智的身后,还跟着陈刚、白米、大头,全都是被喊来打下手的。

来到南涧村外,楚齐光发现田地被弄得井井有条,外围甚至还挖好了沟渠,倒不太像是之前乔智嘴里说的破败模样。

接着楚齐光跟陈刚进了村子,乔智则带着白米、大头在村外四处查探,寻找那妖怪的踪迹。

走进村落之中,便看到土房有的屋顶已经破了个大洞,有的木门倾倒在地,大部分院子里的农具被随意丢弃,木柄上甚至还能看到腐朽的痕迹,似乎已经很久没人种田了。

更远处还能隐约看到一大片焦黑的废墟,显然都是过去那一场大火留下的。

而在这一片破败的村落中,有些老人蹲在墙根下看着进村的楚齐光,他们一个个瘦骨嶙峋,看到进村的楚齐光都好奇地打量了起来。

楚齐光让陈刚去打探消息,自己则和一名蹲在路旁的老头聊了几句。

对方也不见外,特别是在楚齐光给了十个铜钱后,就更加热情地和他说着这里的情况。

总的来说最近两年一直大旱,这村里一直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年年都要饿死人。

而自从那妖怪来村里偷粮食后,这日子就更难过了,全靠村民们相互接济才勉强过活。

不一会陈刚回来便说道:“我去这村子的里长家问了问,是有个妖怪最近在南涧村闹,经常晚上来偷村里的粮食,村民们苦不堪言啊。”

于是楚齐光跟着陈刚去了里长家,出现在楚齐光面前的是一位身形极度消瘦的中年男人,而不是其他村民那样的老人。

楚齐光发现这家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住,看不到其他亲人的生活痕迹。

眼前这里长名叫郑三水,听到楚齐光是来降服妖怪的,郑三水的脸上却露出了警惕的表情:“两位是道观里的大师?”

陈刚说道:“这位里长你不要怕,我们家公子不是道观里的师傅,不收你的供奉,也不要你的银子,就是来帮村里降妖的。”

郑三水听到不是道观的道士立刻放松了一些,却又一脸怀疑地说道:“你们能降妖?”

陈刚傲然道:“我家公子有一身苦练的武艺,是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马,降服个小妖怪那不是手到擒来。”

于是郑三水又将妖怪的事情说了一番,不过这郑三水明显没什么文化,来来去去都是在说有个黑影钻来钻去、偷粮食、挖地洞、怪叫什么的,颠来倒去感觉没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听说妖怪还害死了个人?”楚齐光提出要去看看尸体的时候,郑三水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阴沉着脸说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看了,看了晚上睡不着的。”

楚齐光笑了笑:“我早就习惯不睡觉了。”

于是在楚齐光的坚持下,郑三水带着两人朝村里的祠堂走去,楚齐光跟在后面,看着郑三水一瘸一拐的模样,发现对方的右腿似乎有些问题,腿脚很不方便。

路上楚齐光随意和对方聊了聊,打听了一下这南涧村的情况,果然是只剩下了一群老人,眼前的郑三水已经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了。

他心中忍不住想到:‘这村里如果没什么青壮的话,是怎么打理外面那一圈田地,还开挖了沟渠的?这些老人能做到吗?’

一来到祠堂里,一股腐臭味便扑面而来,楚齐光扫过不远处的神坛,发现此地的玄元道尊似乎很久没有被祭拜了,上面满是灰尘。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