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丹峰盛邀(1 / 1)

加入书签

“徐兄弟,老朽今天来,是想邀请你前往灵药峰一行。”

院落中,潘熙一边喝着山南白茶,一边笑眯眯的说道。他的眼神时不时的在桌上的茶壶上瞥过,也不知道在心中叫过多少次的暴殄天物了。

徐毅淡然一笑,道:“潘执事,为何突然邀请我去灵药峰呢?”

潘熙放下茶盏,正容道:“三大宗门的品丹大会即将开启,徐兄弟有何打算。”

“当然是参加了。”徐毅失笑道,“有着辟地丹的奖励,怎么都要去试一试的。”

“呵呵,徐兄弟好魄力。”潘熙竖起了大拇指道,“我知道徐兄弟的能力,但是……”

看到他脸上突然泛起的难色,徐毅问道:“怎么,莫非有什么变化不成。”

潘熙苦笑一声道:“徐兄弟,实不相瞒,确实有些小变故。”他顿了顿解释道,“我们灵药峰**有三位地阶炼丹师,其中峰主闭关冲级天阶炼丹师已有数月。所以,峰中大小事务都是由名誉长老阎瑶长老负责。”

徐毅心中微动,道:“让我参加正式炼丹师比赛的,就是阎长老了?”

“正是。”

“那现在呢……”

“本峰另一位名誉长老安沧一直在外游历,直至前几日回峰。”潘熙苦笑着道,“安长老为人向来稳重,他了解徐兄弟之事后,也是叹为观止。不过,他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想要亲眼看徐兄弟炼丹一次。”

一旁的章鑫鑫冷笑一声,道:“说得好听,还不就是信不过。”

潘熙尴尬一笑,道:“徐兄弟,以你的年纪和经历,就算是老朽亲眼目睹过,也是难以置信,更何况是从未见过之人啊。”

章鑫鑫嘴角一撇,似乎是有些不满,但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却已经将她那点儿欣喜的小心思全部出卖了。

潘熙这番话其实是绕着弯儿拍徐毅的马屁,而且听起来十分舒服。

潘熙继续道:“再说,我们本来想要请徐兄弟参加见习炼丹师的比赛,以徐兄弟能够炼制破境丹的实力,那绝对是独占鳌头。但如今,徐兄弟要参加的却是正式炼丹师级别的比赛,这种级别的比赛,就算是老朽,也是不够格的。”

他只是中级炼丹师,而三大宗门中的参赛者,起码都是高级炼丹师,自然没有他的份儿。

徐毅沉吟着道:“潘执事,能够炼制上品破境丹的人很多么?”

“也不是很多。”潘熙正容道,“不过天下丹药种类无数,有些人擅长其它高级丹药,未必就比破境丹逊色呢。”

徐毅默默点头,也是,如果单凭一颗上品破境丹就能在正式炼丹师中称王称霸,那也太小觑天下英雄了。

“那极品破境丹呢?”章鑫鑫突然问道。

潘熙一怔,笑道:“极品破境丹当然是最顶尖的人阶丹药,若是在品丹大会上有人炼出,确实有很大希望拿到头名。”

“只是很大希望么?”徐毅讶然问道。

“是啊,虽说极品丹药的成功率极低,但是在历代品丹大会上,偶然还是会出现的。”潘熙微微摇头道,“徐兄弟,极品丹药没人敢保证,就连上品也不见得每次都能成功,我们不讨论这个了。”

章鑫鑫眼眸流转,想了想还是没有反驳。

徐毅确实炼出过极品破境丹,但也不是每次炼丹都可以达标的啊。他给元霏炼丹,也是耗时二十天时间的。所以,指望他在品丹大会上一次成功,确实不太现实。

“好,那安长老的意思是……”徐毅沉声问道。

潘熙犹豫了一下,道:“安长老是意思是,如果徐兄弟真的能够炼制上品破境丹的话,那么最好参加见习炼丹师的比赛,确保我们巧器门能够取得一个头名。”他叹了一口气道,“虽说只是见习头名,但我们巧器门已经有三十年未曾获得了。”

徐毅尚未说话,章鑫鑫就不满道:“潘执事,安长老是看不起徐毅啊。你怎么不问问他,能不能炼制其它丹药呢。”

潘熙无奈的道:“大小姐啊,人阶丹药中,破境丹就已经是最顶级的丹药之一了。除非……”他瞅了眼徐毅,原本想要询问,他对焚筋洗髓丹的研究如何了,但是话到嘴边,又重新咽了回去。

焚筋洗髓丹乃是地阶丹药啊,他虽然很看好徐毅,但怎么也不相信,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徐毅就真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与其怀着这份不切实际的想法,还真不如继续琢磨破境丹,哪怕是提高一点儿上品破境丹的成丹率,也是好的。

徐毅则是轻笑一声,道:“潘执事,原来你也信不过我啊。

潘熙摇着头,道:“徐兄弟,若是我信不过你,又何必来找你。只是,这些年来的品丹大会,我们巧器门一蹶不振,所以安长老迫切的想要获得一个头名,哪怕是见习炼丹师也行啊。”

徐毅收起了笑容,缓缓地道:“那么,我若是能够炼制焚筋洗髓丹呢。”

“焚筋洗髓丹?”潘熙的眼皮子急骤跳动了几下道,“徐兄弟,这个玩笑可不好开啊。”

虽说他曾奉命将焚筋洗髓丹的资料交给徐毅,但他打从心眼都不没有指望过这件事。

人阶三级的……不,现在是人阶四级了。

但人阶四级的小家伙,就想染指焚筋洗髓丹,这可是从未有过之事啊。

徐毅哈哈一笑,站了起来,道:“走吧。”

“走?去哪儿。”潘熙莫名其妙的问道。

徐毅没好气的道:“自然是前往灵药峰拜见安沧长老了。”

潘熙脸色微微发红,他连忙站了起来,道:“好,这就去。”顿了顿,他略显忐忑的道,“徐兄弟,你稍候打算炼制什么丹药?”

这一刻,他的心中竟然有着一丝莫名的期盼。

徐毅向着他眨了两下眼睛,道:“到时自知,何必多问呢。”

潘熙一愣,他的嘴唇哆嗦了两下,那一缕微弱的念头突然间变得强烈起来,看向徐毅的目光也是变得奇妙且诡异。

这小子,不会真的是想要炼制那个丹药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