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拳撂倒(1 / 1)

加入书签

章鑫鑫的年纪并不大,身材不高,说话声音也是平淡如水。

但是,当她说了那句话之后,整个院落中的气氛却是倏然间变得冷峻起来,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看着她。

不知为何,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蛋之时,众人的心中都是忍不住微微一颤。这是一种毫无来由的感觉,但却是如此的真实存在。

沐晨的眉头大皱,他沉声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大人是谁?”

“我家大人?”章鑫鑫似笑非笑地道,“你……配问么?”

沐晨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古斌则是大怒道:“好大的胆子,竟敢侮辱巧器阁副总管。”他捋起衣袖,大步上前,口中道,“我今天就代你家大人教训你一下。”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只觉得眼前一花,章鑫鑫的身前竟然多出了一道身影。那身影出现的是如此之诡异,毫无征兆的就这样出现了。

古斌吓得一哆嗦,定眼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徐毅。他顿时勃然大怒:“好小子,你也敢阻拦。”

话音未落,他已经高高的举起了手,向着徐毅抓去。

古斌昔日也是巧器门外门弟子,但因为家道中落,无法提供充足的修炼资源,也搞不到破境丹这种神物。

凭借着自身努力和机缘,勉强修炼到人阶二级之后就一直停滞不前了。下山之后,古斌也是心灰意冷,虽然没有彻底放下修行,但也只是保持着往日水准,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奢求了。

但作为一个老牌的人阶二级修行者,他对自己也是颇有信心。

打不过人阶三级的徐辉也就罢了,但是对付一个刚刚完成大周天搬运不到半年的小孩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徐毅冷笑一声,他不闪不避,也是一拳当胸轰出。

“轰。”

两人的手掌相交,都是身形一颤,只不过徐毅向后退了一步而已。

古斌龇牙咧嘴,活动了一下手掌,只觉得掌骨疼痛欲裂,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毅,叫道:“你,你……”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徐毅这小子与他对了一掌,竟然是几乎平分秋色的结果。

徐辉正要上前,却是看到这一幕,也是停下了脚步,张口结舌难以置信,但他随即想到了徐毅说过的话。

内门弟子?

莫非,我的儿子真是一个天才,一个早期未曾被发现,从而被耽误了的绝世天才?

古斌愣了一下,随后大吼一声,再度挥拳冲了上来。

刚才是错觉,肯定是错觉,这小子入外门不过一个多月,怎么可能与自己分庭抗礼。这一次,绝对不能再手下留情了。

然而,就在古斌再度出手之时,那眼前一花的感觉又一次的出现了。随后,他就发现徐毅不见了。

这小子哪里去了?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中泛起,他的背心就是一痛,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古斌再也站不稳身形,趔趄的向前跑了几步,脚下突然又是一个拌蒜,哎呦一声顿时跌倒在地变成了滚地葫芦。

古斌心中大骇,双手用力想要爬起来,但是背心处的痛感却是愈发的强烈,他的身体刚刚撑起来一半就再次跌倒,趴在地上雪雪呼痛却怎么也起不来了。

徐毅施展鬼影步,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了古斌,他也是颇为奇怪的看着这家伙,好歹也是一个老牌的人阶二级高手啊,怎么如此不经打,给徐毅的感觉,似乎连入外门修行仅有一年的己巳6组大多数弟子都要比他强上一筹了。

其实,古斌虽然有着二级修为,但他下山多年,平日里更是事务繁忙,背靠巧器阁这座大山,也没有人敢上门挑衅,多年都不曾亲自动手了。哪里比得上山中弟子辛苦修行,每日里与人交手锻炼。再加上徐毅的鬼影步神出鬼没,防不胜防,一招撂倒也是情理之中。

“古主管。”

旁边立即有人上前,将古斌搀扶起来。这些人也是巧器阁门下,有几位更是阁中好手。如果古斌是被外人打伤,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但是看今日的情况,这是沐晨副总管和鉴定房徐辉主管之间的斗法。

虽说沐晨是副总管,但毕竟来此时间尚短,根基不稳。而徐辉却是阁中二十多年的老人,更是总管辛游一手提拔,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们实在是不想掺和其中。

所以,在扶起古斌之后,众人也只是盯着徐毅,但却无人上前动手。

古斌痛的直哆嗦,怒喝道:“你们,去抓他啊。”

众人面面相觑,依旧无人上前,古斌愈发的羞怒不堪。

沐晨的眼皮子微微跳动,他突然道:“小伙子,你刚才用的是什么身法?”

徐毅呵呵一笑道:“一门小技巧,在山中学到的。”

沐晨的眼神闪烁不定,他虽然是巧器门内门弟子,但在下山之前修为也不过是人阶五级而已。而没到七级之前,也算不上是核心弟子,自然不知道鬼影步的底细。

但是,他的眼力远胜古斌,倏然间见到如此诡异的身法,心中不由地大为警惕。

当然,他所警惕的并不是徐毅,而是传他这门身法之人。

沐晨沉吟片刻,缓缓的道:“你不过是一个刚入山的外门弟子,哪里接触得到这种身法。”顿了顿,他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这是谁传授给你的,还有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都说出来,不要自误。”

徐毅眉头一皱,道:“何人传我功法应该与你无关吧,至于这些人的昏迷……也应该是你调查的事情吧。如果这也要问我,那谁才是负责镇上治安的副总管呢?”

沐晨冷然一笑,道:“伶牙俐齿,好,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亲自拿下你再问。”

他木然的看了院中其余人一眼,心中暗叹,这里没有自己的心腹之人,果然是指望不上了。

身形微微一晃,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他的体内响起,难以名言的强大气势释放而出,在院子中迅速的弥漫开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