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下旨入洞房(1 / 1)

加入书签

慈航真人可没心情去管朱子真和金大升想什么,而是开口对姜子牙说道:“接下来将是一场恶战,各位师兄也会前来相助。你需先提前做好迎接准备。”

姜子牙听到自己的师兄们要来相助,脸上瞬间便露出了笑容。就连一旁的姬发都是心中暗自高兴。

当下便开口对姜子牙说道:“相父,孤王准备在你的相府之旁建一处别院,以供各位仙长来西岐落脚,不知相父意下如何?”

姜子牙自然不会拒绝,当下便向武王道谢。然后和慈航道人离开了王府,回他的相府去了。

……

余化回到汜水关之后,便将事情的经过对帝辛诉说了一番。

帝辛听后不由得连连点头,心说着余化还算有分寸。并没有对姬发动手,否则这份因果足以让余化灰飞烟灭。

毕竟姬发身上也有一成人族气运,可不是他余化想动就能动的。

“大王,那姜子牙命中注定有三死七伤之劫,如今他死在化血神刀之下,阐教弟子自然会前来相见。看来即将有一场恶战到来。”申公豹想了想后对帝辛说道。

帝辛听后不由得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心,反倒满是笑容,“孤王还担心他们不来呢,否则封神榜上的三百六十五路正神,何年何月才能凑齐呀?”

帝辛这话一出口,惹得在场众人不由得哈哈大笑。只不过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心中却无比的慎重。

知道即将到来的将是一场恶战,能不能在大战之中取胜,还是一个未知数。

……

时间转眼而逝,余元带着张桂芳统帅的大军已经到了汜水关,魔礼红兄弟三人也带大军来了。

与此同时,邓九公也带领大军到了汜水关。三路大军聚齐共计人马五十万,那是声势浩荡杀气冲天。

总兵府内帝辛高坐主位,看着面前的众将说道:“全军休整五日,五日之后兵发西岐。”

“不过在发兵之前,孤王有一句话要交代,那就是这次发兵西岐只为杀敌,而不为夺城。”

在座的众人除了邓九公之外,自然都明白帝辛话中的用意。那就是要以西岐为诱饵,来为封神榜聚齐三百六十五路正神。

虽然邓九公不知其中就里,但是他却深知为臣之道。那就是奉命而为,绝不自作主张。

就在众人同时起身向帝辛称喏的时候。土行孙竟然只顾着愣神,坐在原地连动都没动。

这不免让帝辛感到奇怪,当下便开口对土行孙说道:“土行孙,你可否听清楚孤王刚才在说什么?”

土行孙听到帝辛点名,才知道自己刚才精神溜号了。当下便起身向帝辛行礼说道:“还请大王赎罪,末将刚才走神了。”

帝辛并没有责怪土行孙,毕竟在帝辛的心目中,这土行孙就是一个唯利是图之人。根本就不可能当做心腹来用。

要不是为了打阐教的脸,帝辛才懒得去管他的事情呢。

所以帝辛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让土行孙到两军阵前送死。而且还必须死在阐教弟子的手中。

既然一个注定要死的人,帝辛又何必在乎他是否失礼。当下便摆了摆手说道:“无妨,只不过孤王倒是想知道,你为何事走神?”

土行孙一脸尴尬地叹息了一声,“也不怕大王和诸位将军笑话,末将正在为坠儿的事情而纠结。”

听到土行孙的话,申公豹笑着说道:“是不是这几日洞房花烛让你食髓知味,大白天的都想着你的媳妇?”

土行孙摇了摇头说道:“末将倒是想食髓之味,只可惜连是什么味道还不知道呢?”

“虽然坠儿因为输了赌约,最终只能嫁给末将。但是却死活不愿与末将洞房,甚至不惜以死相逼。”

“所以到如今末将和坠儿也只是有名无实,又哪里能够食髓知味呀!”

听到土行孙连自己的媳妇都搞不定,这不由得让在座的众人面露笑容。特别是邓婵玉,笑的那就更加夸张了。

并且一边笑还一边说道:“男人个子小并不是什么问题,就算长得丑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连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了,那你就别娶媳妇好了。”

被邓婵玉这么一调侃,土行孙的脸上变得更加尴尬了。只能低着头一言不发,免得再被人家调侃奚落。

反倒是帝辛心中不由得暗笑,原本宿命中的夫妻两人,如今因为帝辛的原因让他们命运被改写。

原本应该感觉人生昏暗的邓婵玉,如今笑的那是花枝招展。反倒是应该美女在怀的土行孙,如今却是愁容满面。

当下帝辛便开口对土行孙说道:“婵玉说的不错,孤王命你现在就回去洞房。如果不能完成孤王的交代,明日孤王就把她的人头送回西岐。”

听到帝辛的话,土行孙不由得大吃一惊。对帝辛喏了一声之后,便转身就跑。

而帝辛却把申公豹叫了过来,并且在他的耳边交代了一番。然后申公豹便也转身离开了。

……

土行孙回到自己的住所,看到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的坠儿,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息。

良久之后开口说道:“你不必这样了,今天晚上我就送你回西岐。希望你将来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

土行孙说话的时候那是一脸诚恳,这不免让坠儿心中有一丝狐疑。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了土行孙。

毕竟由始至终土行孙给她的感觉,那就是色眯眯的一个混蛋。只知道千方百计的哄骗自己,要不是自己以死相逼,恐怕早就已经被他得逞了。

土行孙看到坠儿根本就不相信,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办法,要不是我不想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我又怎么会让你离开我。”

“只可惜大王已经下旨,今天如果不能和你洞房。大王便要将你的人头送回西岐,交给你二哥姬发。”

坠儿对土行孙的话似信非信,甚至还怀疑土行孙在匡骗自己。最终的目的仍然是为了让自己和他洞房。

而就在这个时候,申公豹的声音从房外传来,“土行孙,大王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如果你无法完成圣旨,那就把他她的脑袋交给大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