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云中子还是来了(1 / 2)

加入书签

当天朝歌城的四门之上便贴出了告示,下令悬赏通缉李靖和姜子牙二人。

并且严令任何一方诸侯不得收留这二人,否则必将按照谋反罪论处。

同时还详细的列出了李靖和姜子牙的罪状,将一切都归于阐教的阴谋。

如今朝歌成的百姓,终于见到了好日子的曙光。

又如何愿意看到有人颠覆大商,让他们失去即将到来的好生活。

一时之间对阐教那是口诛笔伐,甚至更有甚者还将阐教列为邪教。

帝辛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元始天尊,同时也可以掩盖姜子牙在王宫中的消息。

昆仑山碧游宫中的元始天尊,突然感觉到阐教的气运竟然下降了三成。掐指一算不由得勃然大怒。

随后便将广成子和赤精子叫了过来。对他们二人吩咐了一番之后,便让他们下山赶往朝歌。

……

九间殿上纣王搬下圣旨,要在朝歌城内修建一座高达百丈的鹿台。并且责令四大诸侯,进贡财物以供帝辛修建鹿台之用。

而负责修建露台的不是别人,正是工部尚书鲁班。不过和历史上并不相同,因为帝辛并没有强征民工。

而是将那些贵族遣散的奴隶召集到了一起。每日发给他们工钱,让他们负责建造鹿台。

同时帝辛也没有要求建造的速度,只是让鲁班尽快施工,早日交付使用。

就在这时,有护殿力士来报。说有一个自称钟南山练气士的云中子,有事要见帝辛。

听到云中子来了,帝辛的心中不免暗自思量,“如今的妲己不再是九尾狐,我看你云中子要如何来唱这出戏。”

当下便开口说道:“把云中子给孤王带进九间殿,孤王倒想看看他见孤王有何事。”

帝辛并没有用请,也没有用宣,而是直接用了一个带字。

这不免让云中子的心中极其不舒服。不过不舒服归不舒服,他云中子还是迈步走进了九间殿。

先向帝辛打了一个稽首,随后便自报家门说道:“贫道终南山玉柱洞练气士云中子,参见人皇。”

“如果孤王没有记错,你云中子应该是元始天尊的记名弟子,不知道算不算是阐教门人呢?”

云中子被帝辛问的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后说道:“虽然贫道只是师尊的记名弟子,但同样隶属于阐教。”

帝辛听后点了点头,“来人,将这阐教的妖道给孤王打出去,如果他敢再踏入朝歌城半步,杀无赦。”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云中子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当下周身上下法力全开,让那些护殿力士无法走进其两丈之内。

“人皇这是为何,贫道自认为没有做出失礼之处,更没有触犯任何法律。”

帝辛听后不由得朗声大笑,“你阐教十二金仙中的太乙真人,当着人家母亲的面将人家孩子打死。”

“和你同样为记名弟子的姜子牙,刚刚下山就暗中勾结居心叵测的诸侯,妄图颠覆孤王的万里山河。”

“这些可都是你阐教的门人,你觉得孤王又该如何对你呢?把你打出已经是孤王法外施恩了。”

说话的同时,帝辛周身上下人皇之气尽显,竟然直接将云中子身上的护体罡气给破开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