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曾从坑中逃亡!(1 / 1)

加入书签

在全球的卫星都在因为白毅聚焦到亚洲的时候,他自己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飞虫!

作为圣主诞生自带的十二神力之一的猴符咒,变幻无常的能力确实好用。当然,体型虽然更改了,但内核物种却仍旧没有改变。以吨计算的飞蚊有谁见过的?比神话传说中的七十二变自然不如,但却也足够解决他当前的困境了!

想到这儿,变成飞蚊的白毅阴森森的开口道:“我一定会回呸!”

话说到一半儿,他才想起来,说这话的绝大多数都是反派,而且是求而不得,次次挨揍的反派。

“地狱门”

看着那扇已经依稀出现在视线尽头的,庞大,古朴的青铜大门,白毅想也没想,顺着吸引力直接投身到了面前的空间门中。

下一刻,数千公里之外,一个幽闭阴森的海湾上,豆大的空间门张开,一只飞蚊从中飞了出来。而感觉着身后重新纠缠过来的吸引力,白毅想也没想,兔符咒加速下直接撞向海面。浪花微微翻涌,便彻底淹没了这个小小的身影。

不愿意受制于人,那便唯有自救!

一旦进去地狱,那等他的就只有用潘库宝盒从外打开地狱门再次释放自己了。而恶魔们不乐意,辰龙得知消息也自然会从中阻挠!

当然,关键还是在于,白毅不确定,他能否从内直接撕裂地狱空间,再次杀出来!

如今的他当然十分强大,但再强也是有极限的。当初近乎全盛时期的八大恶魔都未能做到的事情,现在换成他就一定能做到?

真用数据来衡量的话,用全盛的圣主做模板,白毅现在战力全开,也不过相当于三个半恶魔。就算八大恶魔协力时会打折扣,但总能发挥出六份到七份的实力吧?那时地狱都牢不可破,他才不信自己进去之后还能再独自杀出来!

就算自己脚踩两条船,那也有风险。

莽的失败,一次就够了,二二三四再来一次,那是憨是傻!

白毅脸色冷峻,借助躲藏到空间通道中,用封印隐藏自己的同时,扔出了怪兽胶囊,一阵光芒闪过,一头像极了曾经的他的绿皮恶龙被释放了出来。

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天知道圣主的心情有多激动。

但下一瞬,感受着那熟悉的吸引力,圣主面色惶恐:“不,该死的,我地狱门怎么会突然打开!”

“疯了!疯了!”

圣主疯狂的叫喊着,扭动着,想要抗衡来自地狱的拉扯。

但失去了十二符咒,又丢掉了火气,力量尽失的他现在连使用魔法都困难无比,拿什么来对抗地狱的吸力?

即便,白毅帮他分担了一半。

但规则的力量,仍旧是不可阻挡的!

圣主张牙舞爪的愈显疯狂,可他的样子却更像是无能狂怒。翠绿的光芒将他全身上下包裹起来,一道绿色的虹桥将圣主跟地狱门连接起来。而后,便在绝望且无奈的嘶吼声中,圣主眨眼间向着东南方飞去。

“该死的,该死的小偷,绝对是你!等我回来,等我回来一定要杀了你啊啊啊!”

毫无抵抗的,圣主一路飞去。落在地狱门的旋涡中溅起一圈涟漪之后,下一刻,吸完收工的地狱门合拢,迅速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感受着那股吸引拉扯他的力量迅速的衰落,藏身在封印中的白毅松了口气。

还好他机灵,早早地将圣主收入怪兽胶囊随身携带,防患未然。这不,本来必死的困局,就因为他的存在,让白毅强行脱局而出,躲过了一波必杀。

然而,紧接着,难为,恶心,纠结等种种情绪出现在他脸上。看向封印外暗流涌动的海水,白毅面色凄苦。下一刻,愤愤的骂道:“艹,早想到就去学院避一避了!,现在要我怎么出去?”

“还有,东方龙恶心水这是哪个苟贼安的设定?就特么离谱!”

他全然忽略了,刚才事态紧急的情况下,自己毫不犹豫的投身大海的行为!

当然,事态紧急,也怪不得谁。大沙漠里迷路了,为了活命还能和niao呢,可换做正常地方,谁会给你喝niao?当然,玩儿什么特殊y的不计算在内,那种情趣,一般人接受不来!

不要问最后是怎么出来的。

但这段显然的黑历史白毅要彻底的封存,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第二条虫也不行!

所以,这片海湾,下到地层,上到天空,一个活物都没能留下,即便是细菌也在几天的时间里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算成了地球上,唯一的一片“净土”,而做完这些也就是实力不够,不然,白毅怎么都得把这一段的时间截留粉碎,再弄一个分身坐镇,严防各类小手段探知这段时间!

“恶魔,辰龙”

用火焰将自己灼烧了上百遍,血肉都换了十多次,白毅都仍然带着淡淡的不适。心里自然对这些把他逼到如此境地的敌人们没什么好气,自然,那个写出圣主恶心水的罪魁祸首也一并被他记下,但凡未来有一天能在虚空中找到自己上一世的世界,呵呵!

做完这一切的白毅,重新返回了学院。

他的到来除了刀龙有所感应之外,所有的人类,恶魔谁都不知道,全然被蒙在鼓里。地狱门的封闭,让所有人都以为圣主被重新封印回了地狱。甚至是老爹一时间也被蒙在鼓里。

推推眼镜,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封印其他的恶魔。地之恶魔,风之恶魔,天空恶魔,雷电,月

“哎呀!”一想到除去了圣主之后,这世上还有五个活生生的恶魔,老爹就有些头痛。

而此时,辰龙从簇拥的人群中挤了出来,看着老爹,笑着道:“圣主都被封印了,老爹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嗷!”

熟悉的手刀打在头上,一如既往的力度,一如既往的疼痛。

辰龙痛苦的捂着额头,老爹瞥了他一眼:“还有那么多的恶魔活着,你让老爹怎么开心的起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